【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蘇北灌溉總渠和淮河入海水道——新中國經典水利工程

2019-10-09 11:44 來源: 我要評論0 字號:
【導讀】

9月27日,新華社發布了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編寫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事記(1949年10月-2019年9月)》全文。

大事記記載:1950年10月14日,政務院作出《關于治理淮河的決定》。1951年5月3日,毛澤東主席為治淮題詞“一定要把淮河修好”。

開國領袖發出的號令,經過不懈奮斗,治淮工程重要節點蘇北灌溉總渠和淮河入海水道相繼建成。自黃河奪淮以來,歷代人民跨越8個世紀的夢想——淮河繼續東流入海,終于在新中國以人工開挖河道的方式實現了!

首建灌溉總渠

淮河是我國七大江河之一,流域面積27萬平方公里。1194年黃河侵泗奪淮,淮河原有水系被破壞,從此失去了原先的入海通道,流域內“大雨大災,小雨小災,無雨旱災”。

1950年淮河又發生嚴重水災。面對災情報告,新中國的開國領袖們在百廢待興中作出治理淮河的決策。9月,國家組織入海水道查勘團赴蘇北,經一個多月的實地查勘和征求地方意見,編寫了《淮河入海水道查勘報告》,提出了淮河入海水道方案——修建蘇北灌溉總渠。1951年11月2日,橫貫淮安、鹽城兩市,全長168公里的蘇北灌溉總渠開工。1953年5月,工程建成。

“修建蘇北灌溉總渠,蘇北人民特別是鹽城人民作出了歷史性貢獻。”鹽城市水旱災害防御指揮調度中心主任曾正拿出《鹽城市水利志》,查找到相關資料:來自淮陰、鹽城、南通、揚州四地區民工,計118.9萬人次,在總渠工地上灑下了汗水。

鹽城人民參與總渠修建的情況,《鹽城市志》這樣記載:鹽城專區負責自窯頭河到扁擔港口長91.75公里的工段。1951年冬天至次年春兩期施工,動員濱海、阜寧、建湖、鹽城、東臺、大豐、射陽、淮安(注:淮安時屬鹽城地區)8縣民工58.8萬人次,實挖土方2595萬立方米。1953年2月底,射陽縣動員民工萬余人,對總渠下游工程掃尾,開挖近3公里長的引河,并切除擋潮壩埂,完成土方30余萬立方米。當年5月建成的六垛南閘放水,發揮其工程效益。

“總渠建成后,第一次試放水時,渠堤上人山人海。當時組織了護堤組,還有沿河的搶險隊。慶賀儀式上,敲鑼打鼓,彩旗飛揚。沿途群眾紛紛走上大堤,觀看放水盛況,自發燃放鞭炮,真是歡欣鼓舞、激動人心啊!”從阜寧縣水利局局長崗位退休,今年已96歲高齡的李奇老人,一輩子干水利,自始至終參加總渠的建設。回憶起當年的盛況,李老神采飛揚。

續建入海水道

蘇北灌溉總渠經過多年排澇、行洪檢驗,各項技術指標均達到設計要求,為淮河上游地區排洪和蘇北灌溉總渠沿線農田的灌溉作出了重要貢獻。但受當時經濟及技術條件限制,蘇北灌溉總渠沒有從根本上解決淮河洪水入海的問題。

1991年的江淮大水,蘇北里下河地區損失慘重。是年11月,國務院決定“‘九五’期間建設入海水道”。

1998年10月28日,淮河入海水道工程隆重舉行開工典禮。其走向和蘇北灌溉總渠一致,在總渠北側開挖。

1999年國家發改委正式立項批準淮河入海水道工程開工建設,靜態投資41億元,動態投資47億元。工程建設期間,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镕基、副總理溫家寶等先后來視察。

淮河入海水道163.5公里河道,土方工程1.36億立方米,全部實現了機械化施工,最多的時候4000臺套設備同時施工,用工1.3萬人。與蘇北灌溉總渠施工中的“人海戰術”相比,機械化施工效率高,淮河入海水道主體工程比原計劃提前兩年半完成。2003年6月28日,淮河入海水道工程通水儀式在濱海樞紐舉行。2006年10月21日,淮河入海水道工程全面建成,通過水利部和江蘇省人民政府共同主持的竣工驗收。

淮河入海水道主體工程完工6天就緊急啟用。2003年6至7月間,淮河全流域遭遇大洪水,洪澤湖水位猛漲,形勢十分危急。7月4日國家防總下達緊急命令,當夜啟用入海水道。是日23時48分,入海水道二河新閘開閘行洪,連續泄洪33天,總量43.8億立方米洪水東流入海,避免了洪澤湖周邊滯洪區30萬人大轉移。

2007年7月10日至8月2日,淮河入海水道再次行洪22天,共下泄洪水36億立方米,相當于一個洪澤湖的蓄水量。

蘇北灌溉總渠工程和入海水道工程使淮河沿線2000萬人口、3000萬畝耕地安全得到保障,蘇北灌溉總渠引水灌溉農田342.5萬畝,發揮了巨大的綜合效益。

歷史不會忘記

興建蘇北灌溉總渠和淮河入海水道,是國家重大戰略決策,從根本上治理淮河洪水隱患,結束了淮河800多年來無入海通道的歷史,預示著淮河流域“蓄泄兼籌”防洪體系的初步形成。

對這項偉大工程作出貢獻的人們,淮河流域的人民不會忘記,歷史也不會忘記!

李奇老人回憶,修建蘇北灌溉總渠,群眾都很歡迎,但對河線上的拆遷戶需做很多工作。“淮安境內的拆遷戶少,鹽城的拆遷戶占大多數,開始老百姓也是有抵觸情緒的,畢竟破家難離。縣里做了很多動員工作,請老人講述民國20年的大難水,群眾慢慢轉變覺悟,但也不想遠離家鄉,就將他們安排到了有親戚、朋友或熟人的地方住下來,這才安置好。”

修建總渠,具體拆遷了多少戶,記者多方求證,因年代較遠、資料不全,一時沒能找到準確數據。修建入海水道,沿線共有6.3萬居民為水讓路,異地安置,拆遷房屋6.8萬間,征用耕地6.8萬畝。各地對拆遷居民采取了異地集中安置,78個移民中心村道路、水、電、學校、衛生醫療等各類配套設施同步到位,移民的居住環境和生活質量顯著改善。

修建蘇北灌溉總渠,涌現了許多典型人物。“我當時寫過費少安的報道,發表在《新華日報》上”,李奇老人說的費少安,當時是阜寧縣水利工程科長,總渠工程建設,防汛搶險,總是沖在一線。總渠建成后,升任副縣長的他帶領群眾“旱改水”做出突出成績,1957年曾到北京懷仁堂向國家領導人報告“旱改水”情況。

費少安夫人潘玉華,今年已經88歲。說起積勞成疾去世的丈夫,她平靜的話語里透出自豪:“建淮安船閘時,他身體已很不好了。別人去檢查身體,他不去。問為什么不去,他說這個閘就要澆底板了,你知道這個閘造起來需要國家多少錢嗎?三千六百萬啊!這么多的錢投進去,要是閘的質量不過關,被大水沖翻了,我還有命嗎?我拿著共產黨的錢、吃著共產黨的飯,咋能不多做點事情呢。”

為紀念治淮70周年,正在創作長篇報告文學《筑夢長淮下》的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水利作協會員陶珊女士,于今年8月下旬專程到鹽城,尋找老水利人,挖掘當年故事,豐富創作素材。

蘇北灌溉總渠和淮河入海水道工程,被評為新中國經典水利工程。陶珊從一個作家的視角,總結了蘇北灌溉總渠建成的意義:它的建成,初步解決了淮河洪水對下游地區的威脅,結束了里下河地區作為洪水走廊的歷史,第一次掀起了江蘇治淮的高潮;它的建成,為淮河下游工農業生產提供了穩定的水源,引發了蘇北“旱改水”的農業革命,使淮河下游地區由一窮二白變成了國家的糧棉倉和魚米鄉。


作者:暫無
編輯:小霞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鹽城新聞網”或“鹽阜大眾報”“鹽城晚報”“東方生活報老爸老媽”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鹽阜大 眾報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

關注我們

  • 微信

  • 客戶端

推薦文章

北京快乐8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