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務實爭先按下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快進鍵"

2019-10-09 14:55 來源: 我要評論0 字號:
【導讀】

△圖為從蘇州黎里古鎮開往上海青浦東方綠舟站的跨省公交 顧姝姝攝

蘇州市吳江區東南坐落著一個粉墻黛瓦的水鄉古鎮,名曰“黎里”。家住上海青浦的侯阿姨坐上一路跨省公交,40分鐘后便可到達這里;如果愿意,還可以從這里搭乘另一條跨省公交前往浙江西塘古鎮。跨省公交宛如一條項鏈將江浙滬接壤地串了起來。

與此同時,昔日不過省界的斷頭路正在次第打通,更快速便捷的城際輕軌和高鐵項目也在加緊建設。除卻基礎設施,產業對接、資源共享、機制融通等都在有條不紊地走入現實。隨著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國家戰略的正式確立,江蘇奮勇擔當,按下了長三角一體化的“快進鍵”。

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表示,要抓緊推進參與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最重要、最緊迫的事情,在基礎設施一體化、產業創新一體化、綠色發展一體化等方面加強系統研究,努力在推動長三角地區高質量一體化發展中走在前列。

交通先行 基礎設施補短板

早上7:50,10元錢兩張票,侯阿姨和老伴坐上去吳江的7618路跨省公交,到黎里古鎮玩上大半天,下午4點半回家,她踏踏實實感受到了這種方便。“剛剛我還把去西塘的路線拍下來了,過幾天再來這里轉公交去那邊看看。”說話的功夫,跨省公交準備出發了,老兩口笑盈盈地上了車。

“7618路公交線路總長36公里,每半小時一班。”吳江區交通運輸管理處劉歡介紹,自今年3月份開通以來,這條線路可謂“人氣滿滿”,平均每個月的客流都在2萬人以上。他說,長三角一體化國家戰略敲定后,吳江加快了三地公交互聯互通的步伐,上半年新開通4條跨省公交線路,還在黎里旅游集散中心打造了換乘樞紐。據江蘇省交通部門統計,通過客運班車公交化改造和公共交通延伸,該省已相繼開通了37條省際毗鄰地區公交化運營的客運班線。

江蘇省政協副主席周健民提出,交通一體化是區域一體化的基礎,目前長三角地區綜合交通發展水平位居全國前列,但交通發展不均衡,區域間、各交通方式間相互割裂等問題依然存在。眾所周知,“斷頭路”即是表現之一。據了解,江蘇與滬浙皖之間已有11條省際“斷頭路”正在打通。

加速同城化和一體化的硬件支撐主要看軌道交通。當下,主打城市首位度的省會南京,正在鋪展向四周輻射的輕軌:連接鎮江句容市的寧句城際去年底已經開工,連接安徽滁州市和馬鞍山市的寧滁城際和寧馬城際也在加緊施工準備。未來,南京都市圈的聯系將更加緊密。在另一重鎮蘇州,建設中的蘇州軌交S1線到2023年即有望實現其與上海兩市軌道交通網絡的無縫對接,蘇昆滬邁入軌交同城時代為時不遠。

更大的手筆是高鐵。按照漸趨清晰的高鐵格局,目前在建路網大致呈現為三線推進:蘇北方面明年即可全面實現與上海的對接,其中徐宿淮鹽鐵路和連淮揚鎮鐵路連淮段預計年內通車,作為沿海大通道組成部分的連鹽鐵路、鹽通鐵路、滬通鐵路明年底可望連成一線直達上海;蘇南方面,去年開工的南沿江城際鐵路串聯了蘇錫常鎮下屬7個市(區),在太倉接上滬通鐵路,預計建設工期4年;蘇中方面則為北沿江高鐵,規劃起自上海,經崇明島至江蘇南通、泰州、揚州、南京北站,終至安徽合肥,目前在做前期工作。

可以預見的是,未來3-5年,江蘇省尤其蘇北地區的高鐵短板將被拉齊,江蘇各市到長三角龍頭城市上海的2小時高鐵圈將穩定形成。

△南通蘇民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對長三角一體化背景下通州灣的區位優勢尤為看好,圖為公司生產車間 顧姝姝攝

產業協同 區域經濟布新局

長三角一體化對江蘇區域經濟“潛力股”南通而言無疑是久盼的東風。南通和上海,隔江相望,共處于沿海經濟帶與長江經濟帶的T形交會點。南通在新世紀之初就制定了對接上海的策略,近年則更為鮮明地打出建設上海“北大門”的旗號。

多年以來,南通敏銳地捕捉到上海產業溢出的機遇,力爭打造承接滬上要素溢出的首選地。當前,滬通產業合作正在呈現三種模式,即研發在上海、生產在南通,孵化在上海、轉化在南通,前臺在上海、后臺在南通。據了解,南通現有17個滬通產業合作平臺,落戶億元以上企業近150家,完成固定資產投資超450億元。

值得關注的是,今年5月,南通通州灣長江集裝箱運輸新出海口建設被寫入《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按照國際一流標準打造的通州灣海港,有望在2022年運營,成為上海國際航運中心北翼集裝箱干線港口。打造江蘇新的出海口,南通被寄予厚望。

春江水暖鴨先知。南通蘇民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生產車間內,硅片放上全自動生產線,經過數道程序后,下線就成了高效光伏電池。“區位優勢是我們最為看重的,我們原料供應商大部分在江浙一帶,而成品則運往全球各地,目前主要從上海港出海,待未來通州灣港口建成后,運輸將更加便利優惠。”該公司CTO張忠衛說。

在江蘇,除了南通提出要做上海“北大門”,鹽城市大豐區也在竭力擦亮“北上海”的名片。大豐境內有307平方公里的上海農場,是上海域外最大的飛地。滬蘇大豐產業聯動集聚區管委會副主任陳蘇萍告訴記者,1950年,上海開始到大豐建設“北上海”,大批建設者在這里留下了難忘的知青歲月;半個多世紀以來,大豐源源不斷地充實著上海市民的米袋子、菜籃子、肉盤子。

不久前,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李強赴大豐上海農場調研時指出,上海農場是滿足廣大市民對優質農副產品需求的重要供應基地,也是上海城市未來發展的重要戰略空間。而大豐亦將全面接軌上海確立為地方發展的中心戰略,提出將全域范圍作為上海功能承載地,將33平方公里的滬蘇大豐產業聯動集聚區打造為長三角區域合作示范區和國家級飛地經濟樣板區。今年以來,總投資64億元的漢能漢瓦、50億元的良友糧食倉儲物流加工區、30億元的溫德姆酒店及異國風情商業街、30億元的光明特色小鎮等一批上海項目成功簽約落戶。

不論大豐還是南通,也不論上海北大門還是北上海,毋庸置疑,江蘇與上海這兩個長三角的“實力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融合發展局面勢將漸行漸近。

△南京市未來網絡總控中心集聚了諸多長三角的科創資源 朱殿平攝

科創互補 城市發展添動力

作為東部發達省份,江蘇提出要打造“一中心”“一基地”,即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產業創新中心和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先進制造業基地。這就意味著科技創新將是江蘇未來發展的根本源動力。不唯江蘇,長三角各省市都把科技創新奉為決勝高質量發展的法寶,資源共享、相互支撐正是題中之義。

記者在南京未來網絡小鎮未來網絡總控中心的“光傳輸網絡”地圖上看到,上海、南京、杭州、寧波、合肥等城市前的橙色圓點密集閃爍,這表示我國未來網絡試驗設施項目在長三角這些主干節點城市均已建成連通。據了解,國家未來網絡試驗設施項目本身也集聚了諸多長三角科技資源,其由江蘇省未來網絡創新研究院牽頭建設,中國科技網上海分中心、浙江科技學院等40多家單位共同建設。

“量子通信技術是目前安全保密等級最高的通信手段,廣泛應用在銀行、智能電網、政務網等領域。”作為全球光纖通信行業龍頭企業,蘇州亨通集團借力長三角的區域創新資源獲得發展,也在用創新成果服務于長三角一體化戰略。該集團人資管理中心副總監張慶國介紹,4年前,亨通與安徽問天量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作,開通了江蘇首條量子保密通信專線示范工程。“下一步,我們將打造長三角城市群量子保密干線環網,全網建成后將覆蓋長三角16個主要城市,全長1013公里,這將大大提高地區信息的安全等級。”他說。

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徐州也把合作目光瞄向上海,并尤為注重與上海創新資源的對接。去年10月,徐州市赴上海舉辦大院大所對接合作懇談會,會上成功對接重大項目105個。如今,這些項目已有七成落地。簽約40天,基于上海交通大學戴尅戎院士團隊技術支持的江蘇云仟佰數字科技有限公司便落戶到徐州軟件園,現已建成了江蘇省規模最大的3D打印數字醫療技術中心。

為推進跨區域技術轉移合作邁向常態化,滬蘇浙皖去年初達成《長三角地區關于共同推進技術轉移體系建設合作協議》。“我們的平臺面向全國開放,隨著長三角一體化日趨升溫,越來越多的機構與個人參與到技術轉移之中來。我們有2600多人的技術經理人隊伍,成員以本省為主,長三角其他省市的占近1/5。”江蘇省技術產權交易市場總經理賈燕琛介紹,在他們去年組織的首屆長三角國際創新挑戰賽上,企業發布的創新需求多達1259項,最終達成意向簽約185項。

創新主旋律,發展硬道理。著名經濟學家、南京大學黨委原書記洪銀興認為,長三角核心區內核可以定位在滬寧杭科技創新走廊,其中上海、南京、杭州為科創中心,努力加快形成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

△蘇皖兩省交界的石臼湖經過聯合治理,昔日難得一見的天鵝又回來了。 張映亮攝

環境共治 綠色發展新天地

“要協同推進水資源保護、水污染防治、水生態修復。”《〈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江蘇實施方案》提出了“六個一體化”,其一便是綠色發展一體化。

在長三角,協同治理生態環境這樣的實踐已然不少。蘇皖兩省交界有座石臼湖,此湖分屬南京市溧水區、高淳區和馬鞍山市博望區、當涂縣。針對此湖流域匯水面積大、污染輸入難控制的狀況,寧馬兩市層面建立石臼湖共治聯管水質改善工作機制,自2017年7月起聯合開展水質監測,通過落實聯席會商、部門聯動、互動巡查、定期通報等共同推進石臼湖流域水污染治理;此外,“三區一縣”層面進行聯合執法,開展圍網養殖專項整治,溧水區還與博望區協作加強對博望工業園區污水排放的監管力度,確保客水經處理達標后再排放匯入溧水轄區內水體。目前,圍網養殖破壞生態、影響候鳥遷徙等問題基本解決,昔日難得一見的天鵝又回來了。

在蘇州吳江區黎里鎮的華鶯村,寬闊清澈的太浦河穿村而過。這條河上承東太湖,下接黃浦江,流經江浙滬15個鄉鎮。要知道,一年多前,華鶯村河兩岸還聚集著上千家廣告字牌作坊,各種廢酸隨著污水直排河內。“此前的20多年來,經營戶跟執法者打游擊。”華鶯村村委會主任王春華說,就在去年1月,當地對華鶯村的“散亂污”區塊啟動聯合執法。由此,河湖岸線侵占逐步緩解,河湖面貌顯著提升。

把太浦河打造成清水廊道并不那么簡單。“一條太浦河蘇浙滬都沾邊,過去管理河道是按照行政區域劃分,各地大多只管自己轄區內的那段,有時候還把分界線附近的垃圾往對方管轄范圍內推一推。”吳江區副區長、汾湖高新區管委會主任吳琦認為,河湖生態治理是一個整體,要想從根本上治理好,必須樹立系統思維。從去年起,江蘇吳江、上海青浦、浙江嘉善等地創新提出“聯合河長制”,通過開展交界水面保潔聯防聯控、聯合巡河、交界河湖統一管理等方式,來提升河湖日常管護成效。

汾湖高新區與上海水陸相連,滬蘇湖、通蘇嘉甬2條城際高鐵將在這里十字相交。有了區位和交通優勢,汾湖提出打造城站一體汾湖科創高鐵城。無獨有偶,寧杭生態經濟帶上的南京溧水區,近年也提出要高標準建設高鐵新城。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在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中,寧杭生態經濟帶為婁勤儉所看重:寧杭帶上森林覆蓋率高,文化旅游資源豐富,兩端的南京、杭州是歷史文化名城,中間還有高淳、南潯等千年小鎮,更有溧陽天目湖、德清莫干山等山水勝地點綴其間,為“金三角”鑲上了“綠絲邊”。

在婁勤儉看來,江蘇完全可以立足資源稟賦,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把這一軸打造成為優美生態環境、美麗經濟體系、美好生活范式“三個美”的集中體現地,打造世界有影響、全國能示范的長三角綠色發展增長極。 

作者:暫無
編輯:小禎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鹽城新聞網”或“鹽阜大眾報”“鹽城晚報”“東方生活報老爸老媽”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鹽阜大 眾報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

關注我們

  • 微信

  • 客戶端

推薦文章

北京快乐8是正规的吗